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谨防贸易战阴影下的战略误判

2019-04-28 20:26 | 未知 |
我要分享

贸易替代重商主义作为主流的经济,起源于18世纪的英国。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诞生在英国崛起成为世界主要工业出口国时期,这一历史背景不是巧合。在整个19世纪,美国是一个主义的国家,特别是在制造业集中的北方州份,例如纺织业集中的州和制铁业集中的,他们面对来自欧洲的产品竞争。北方的制造商因为高关税而获益,而南方的农业部门则要为贸易政策买单。南北战争之后,北方意识形态占据上风进一步强化了主义。事实上,在1913年开始征收所得税之前,关税都是的主要收入来源。

美国长期的贸易和孤立主义政策,直到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上世纪中叶才逐渐式微,其原因并不是美国人突然开始,而是由于美国已经开始取代英国成为最大的工业出口国,商业利益驱动他们接过起源于英国的贸易旗帜,在全世界推销美国产品。战后,美国积极推动多边贸易体系,敦促它国市场。美国主导的关贸总协定以及后来的世贸组织(WTO),构成了本轮全球化的制度基石。战后美国贸易政策的转变,也使得美国自身的实际关税水平显著下降(图1)。

不过,自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和欧洲(特别是)崛起,在全球市场上与美国产品开始竞争。1971年美国出现历史上首次贸易赤字,自此贸易主义的声音在美国死灰复燃,几十年从未间断。从卡特开始,每一任总统都曾采取形式不一的主义措施,而针对钢铁业征收性关税更是经常被使用。

近些年美国提出所谓的“公平贸易”并非新鲜事,它只是悠远历史的回音。1830年代美国主义制度的鼻祖亨利·克兰(Henry Clay)就曾“贸易应当是公平、平等而且互惠的”,今天的特朗普对他称赞有加。可见,不论是积极推行贸易还是强调公平与互惠,美国主流的对外贸易态度取决于不同时期的贸易条件和产业优势。几百年来美国贸易主义从来没有离开过舞台,只是随着时代发展换了表达方式而已。贸易主义常搭着民粹主义的顺风车出现,而特朗普主政恰恰就是贸易主义所等待的复苏时机。从历史看,美国具有悠久而的主义传统,这点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所忽视的。

反思特朗普之前对钢铁和铝制品加收关税的计划,从最初声称全球性无差别关税,到逐步扩大豁免国范围,特朗普正在通过强硬态度和灵活策略在贸易谈判中争夺更大利益。在此过程中,支持是关键考虑因素。如果真如特朗普最初声称的那样,提高进口关税对那些钢铁和铝制品进口依赖较高的州份而言是很不利的,而这些州大部分都是党的票仓(图2)。就以这点来看,特朗普的“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不太难理解了。

从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到钢铁和铝制品,再到直接针对中国6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目标逐渐聚焦于中国,这里边有他对美国主流的盘算,目的当然是为了赢得选举。过去三十多年,特别是加入WTO之后,中国产品界市场全面而快速的崛起,一个完全不同于体制的东方大国正在挑战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可能彻底改变了全球商业和地缘格局。对此,美国人深感和沮丧:一方面,美国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战略竞争者,中国对美国利益的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另一方面,美国认为中国正在偏离经济制度的方向,市场化的进展令人沮丧。美国持续的、庞大的对华贸易赤字,更是刺痛了美国贸易主义者的神经(图3)。可以预见,未来十年是决定中美竞争格局的关键时期,而中国也毫不掩饰其伟大复兴的雄心。

美国主流认为,即使不是完全失败,美国现有的对华政策至少是不成功的。所以,中美贸易问题就成了特朗普中期选举的一个话题。事实上,特朗普的“贸易”加“移民”政策是他赢得总统大位的基础,尽管是一个极端分化的。他显然打算故技重施。

如果我们同意美国具有的主义传统,那么就应该坦然接受这样一个的事实: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不可能回到过去,这是中美力量竞争变化的历史必然,这个结构性原因与特朗普是否并无直接关系。从这个角度而言,不要设想特朗普下台之后主义就会烟消云散。

既然美国的主义兴起具有其历史必然性,我们应该怎样应对美国的“贸易战”?正因为这是一个长期趋势,就不可感情用事。广泛渲染贸易报复,集体亢奋,声称贸易战中国必赢。这种观点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因为贸易战谁都是输家。重要的是,“以牙还牙”式的贸易报复措施,本身与市场相悖,还可能导致对外封闭的民族主义情绪上升,后患无穷。

对外贸易的不平衡,在中美之间更加明显。我国的关税加权平均税率在过去二十余年下降迅速,特别是在加入WTO之后。从2001年的14.11%削减到2002年的7.56%。但是,从2009年以来中国的实际关税税率下降几乎停滞,近几年甚至略有反弹。我们的整体关税水平与美国相比,还处于比较高的。美国从2000年起一直都保持在2%以下的水平。尽管两国的贸易结构和产业发展阶段不同,但不能否认中国进一步对外、持续降低关税仍有空间。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